心动不叫爱情,心定才叫


心动了不叫爱情,心定了才是爱情。


一句话说到心里去了。


十七八岁的时候,认为爱情就是心动,一定要有小兔子跳出来的感觉却没有面对面交流的勇气,远远地观望默默地欢喜就觉得可以记住他一辈子。


二十多岁的时候觉得爱情就是山盟海誓,宁可山崩地裂也别不要细水长流,觉得只有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爱情才不枉来这世间走一遭。


三十岁出头,方觉得困难时的不离不弃、孤独时的牵手相依、你快乐时他的满心欢喜,却胜过一切鲜花美酒、灯光旖旎。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曾经失去,所以方要珍惜。


我一直认为别人的幸福并不值得去羡慕,也不要贸然拿来和自己比较,他们有他们看得见的幸福,就一定有别人看不到的痛苦。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对于未知世界的敏感程度一定是低于体会孤独的单身者的,往往让世人崇拜或赞叹的那些大作家和艺术家,感情幸福者寥寥。一个人相处的时候,我们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体会这个世界。




两个人相守,就势必要分绝大部分的精力在处理两个人甚至两个家庭的关系上。


我们很难说寻常百姓的人间烟火和大千世界的未知变化哪个更动人、哪种体验更值得。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要不要去体会这个世界,去探知我们未知的东西,让自己更完善,而不是羡慕别人的幸福。


安妮宝贝曾经说,只有感情和金钱不独立的人才会想用结婚来改变自己。


我觉得是对的,很多人都希望用恋爱来改变自己的孤独,而真正的恋爱了,才发现不是这样,盲目的恋爱和盲目地投入一段关系只会印证我们的孤独。


如果我们现在期待爱情多多少少都是希望可以改变自己孤独的状态,所以无论和谁相爱一定都会孤独的。因为我们是怀有目的的,寄希望于爱情,希望从中有所求,就一定会失望。


而真正的爱情就是你遇到一个人,你觉得对了,就是他了,然后你们很努力地在一起,而不是你希望要一段爱情,再找一个什么人来填这个空缺。我们总是大嚷我们的爱情怎么还不来啊还不来,其实只是一种发泄与玩笑罢了。


曾经的在我二十三到二十七岁的那段时期,看到身边出双入对的同学朋友,即使单身的,不是在相亲中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


我也曾经非常迫切地想要通过相亲来快速地解决自己单身的状态,频繁地将自己置身于各种相亲的场合,却一次又一次的“铩羽”而归。




相亲的次数不少,却无外乎三种结果:你看不上对方、对方看不上你、互不反感礼貌性地进行了几次索然无味的约会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再之后,我也累了,也开始不断反思自己在相亲过程中急功近利的不良心态。


直到过了二十九岁的某一天,我忽然觉得自己开始一点点接近真正的平和和成熟的心态。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一个人29岁单身的日子也并不糟糕啊。


我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外,闲暇时专心看专业书、看小说、看电影、练瑜伽,我开始尝试写作来实现心底很久以前当个“自由作家”的心愿,我生活充实到根本没有时间思考我还在单身怎么办的问题。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没有男朋友也是一件死不了的事情啊,我开始坦然面对外人的窥私式打探,甚至可以自嘲式地打趣自己30还未嫁出去真是“惨绝人寰”。




记得某位很知名的作家在某篇文章里说过,当一个人开始能够真正面对自己的问题并且可以毫无障碍地去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才真正放下了它。


当然,我很庆幸我自己生活在北京。在这个号称“帝都”的大城市里,还有着和我一样规模庞大且日益成为社会问题的大龄单身女性。


我身边也有不少,但与家长眼中的“老姑娘早晚会变态”的言论不同,她们非但没有变态,而且活得个个精彩,一天比一天活得像个妖孽。她们率性而为活在当下的心态也曾在我最低落时让我看到了光明。


虽然后来也有不少姑娘遇到了意中人结束了单身,但我相信,她们的幸福来自于对自我的不断追求和对生活多种可能性的勇敢尝试。


对于她们来说,婚姻也并非意味着就此告别精彩整日灰头土脸,婚姻之于她们而言,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尝试,也一定会充满着未知和惊喜。


当你开始真正能够驾驭你的生活,主宰你的意识而并非被生活牵着鼻子走的时候,你人生的春天才开始来临。而之前的一切,都是在为享受春天做着准备。